• A+

愿有岁月可回首,更敬年少一杯酒

我努力了这一年半,不仅仅是为了逼岁月回头。

“你那么喜欢编程为什么不去试试呢?”

”可是我们大二难道还可以转专业吗?“

“应该可以,只是会留级吧。”

”你先去问问,也是一次机会么。”

志强无心间随口的几句话,却没有想到成为我这半个月来的主旋律——转入软件工程

在向辅导员询问之后,却只得到了一个回答:往年,都没有这样的案例。

接下来去教务处沟通磨合。。

接下来是信科院。

一遍遍的下载着转专业的相关通知,

一遍遍的往返与物电院楼,教务处和信科院,

也一遍遍的去叩问自己的内心。

这10天以来,由最开始的焦灼,不安,恐惧到之后的慌张,再到之后的释然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似梦未醒。

在得到教务处和转出院系的首肯之后,我便开始着手于面试。

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成绩上的劣势,也清楚的知道大二转专业的高标准和高要求,我也清楚的是我自己这一年的尝试探索和努力。

只是我不清楚他们会以什么样的要求来面对我?

于我而言,18级有余,17级未满。

开始重新考虑所有项目的复盘。

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做的五一单片机的门禁系统,从一个个管脚,继电器,中断,寄存器,到最后整体的项目完成。

从五子棋的swing界面,到实现重新开始,悔棋以及人机对战的权值实现。

从多线程游戏的想法,开发,线程的休眠与线程的死亡,到最后“滑天下之大稽”使用物理公式全面优化。

从10月份参加的数据挖掘比赛,一个小白对于任何机器算法都没有接触过,甚至于连Python都不会写,到静下心去进行数据的清洗,去进行特征工程的建立,去研究决策树,去研究随机森林,去研究xgb,去研究神经网络,去研究模型融合。

从去年11月份开始写QQ聊天室,
当时我做到通信之后就已经放弃,面对原专业电磁物理和原子物理的复习和期末备考,放弃也是无奈之举。

从1月份的极度挣扎,几度迷茫,完全不知自己何去何从,完全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路真的能否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?完全不知道这样两方面耽误会不会毁了自己。

整整半个月的挣扎。

在那半个月中,我尝试用其他的方式去麻痹自己,让自己不再限于每天思考的痛苦。

我尝试用一种虚假式的努力,我尝试用追求好看的姑娘,我尝试通过每天和室友吹吹牛逼,我尝试去用刷剧去填补我的空闲时间

现在回想起来那半个月真是一场噩梦。

整整半个月的思而不学加犹豫不决。

直到1月底我才恍然惊醒:

不是说专业上的冲突,精力的局限,时间的难以分配会让你变成自己讨厌的人,那些永远不会,只要你在成长,只要你每天都认真,踏实,都热情的去拥抱每一天,你就永远不会。

真正会毁了你的是你现在这种思而不学加犹豫不决的状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月31号我做出了一个决定

我选择这两个专业最核心的两门课。

这一次,我想听从自己内心的抉择。

一个月的寒假匆匆而过,伴随我的不仅仅是那些奇秒的排序算法,各种各样大开脑洞的存储结构,还有在学习这些过程中自己蹦出来的奇思妙想。

比如使用数组做一个记事本,比如使用赫夫曼去做一个压缩软件。

当然:伴随我的还有那一声声的炮响。

以及不能多陪陪父母,陪他们一起聊聊天,陪他们一起打打球的心酸。

万幸的是,时间最后告诉我了答案。

寒假一个月的学习让我写完了超过50篇的博客。

让我的代码功底有了质的飞跃。

最重要的是:让我重新开始相信自己,也我找到了自己真正愿意投入时间的方向。

回想在开学后就短短十几天内,我能够得到中南大学教授的赏识,我能自己独立的接手项目,我能加入机器学习的团队,我能生猛上手去挑战kaggle的比赛,都源于那一个月的馈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准备面试的这将近10天之内,能够从容的去复盘每个项目,对,当时的我,真的很艰难。

这并不是说这些项目我做的不熟,也并不是说我遗忘的有多厉害。而是对于这件事的预期和自己难以接受的恐惧,远远超出了这件事本身。

当你能清楚的看到两条路通向最后的方向,便很难在那个分叉路口保持从容。

日复一日的焦灼,将近有一周时间难以下咽任何食物,那段时间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,只要吃东西就会反胃。

接下来又遇到接连的不顺,和教务处和信科院沟通有误,一方让我去交材料,另一方说网上不需要提交网上提交申请。

在3月14号下午,我才获知即使是17级的学生,也需要在网上提交申请,重新修改材料,然后匆匆的拿到教务处,恳求老师能给个机会,然后又去重新补齐材料,翘了一节毛概课,幸运的是终于在下午5:00之前,将信息加入了汇总表中。

多日来的烦躁情绪,加诸事不顺,最终在那个下午的情绪积累到了极点。

偶然翻到刘潇老师空间里的一段话。

大贤虎变愚不测,当年颇似寻常人。

上网查了解释,细细的琢磨品位,不知不觉间内心的烦躁已被抚平。

那天晚上我复盘完了所有项目。

那天晚上我完成了python的最后一个基础模块—matplotlib。

那天晚上我开始正式打kaggle比赛

那天晚上是我第1次在自习室通宵。

(不是因为勤奋,是11:30回宿舍,发现宿舍门被锁了,进不去了,被自己蠢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待面试ing~~~

在等待面试的一个小时中,当我拿出来电脑的那一瞬间,那些18级的小宝宝们就震惊了,

当我拿出简历的那一瞬间,我看到了有几个人眼中泛着泪花,

当我将QQ的聊天室大概的框架:从界面,到事件的监听再到网络使用TCP协议的通信,区分令牌环和以太网的区别最后选择了虚拟链路,以及使用IO流进行本地文件的保存,读写,加密,和使用多线程实现多用户的登录,还有最后通过JDBC连接MySQL进行服务器端的用户验证。

他们开始了嚎啕大哭。

(但事实是作为这样一个善良的学长,我并没有让他们自信心这么快就崩溃的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说这10天内还有什么遗憾的事。

那应该就是面试了。

那种感觉就仿佛是:

你已经磨刀霍霍。

你已经披坚执锐。

你已经试拂铁衣如雪色。

你已经聊持宝剑动星文。

你无数次告诉自己:只待一战换功勋!

你还未拔刀出鞘,尊师们却轻轻一句:学术未精,退下吧。

万万没想到…

我还没有把我的故事讲完,我还没有把我的项目展示完,才只是说了一个五子棋的权值法,老师们就开始赶我走了…

我的数据挖掘比赛~~

我的QQ聊天室~~~

我的自学数据结构和算法的经历。

天哪噜!还有那么多没有说!

(必须要向八方哭我)

整个会场只有一个问题让我有些哽咽。

你父母同意你留级吗?

我沉默了两秒。

在这两秒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因为这件事情我甚至没有和父母商量过,准确的来说,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,不管是为了确定自己的方向,不管是为了面对真实的自我,不管有多少正确的理由,但难以掩盖的一个事实就是——我留级了。

同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想着寒假回去再真正和父母说这件事情,说我为了转专业付出的代价以及被降级多读一年,但没有想到在一个很平常的夜里,父亲像往常一样打来电话,在日常的寒嘘之后,问道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?

随着话题的深入,父亲了解了我这半个月来的努力,也理解包容我做出这样一个决定,并且同意我留级一年,真的非常感谢父母的理解与支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的结果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。

但是在想象之外的是欧阳老师(转专业的面试老师)居然会亲自给我打电话来了解我的情况并向我介绍他的研究方向,哇,这种感觉真美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往事已随风而去,

接下来的一年中我会更加的努力。

感谢父母的支持与理解,

感谢湖南大学给予我转专业的机会,

感谢物电院这一年半的培养,

感谢信科院愿意接受我,

感谢教授们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来面试我们,

感谢张老师,欧阳老师的认可,

感谢胡哥,飞哥,熊哥一年以来孜孜不倦的教导,

感谢所有与我通宵论道的小伙伴,

感谢所有陪我熬夜敲代码的小伙伴,

感谢这20年来所有帮助过我,爱护我,呵护我,理解我,包容我的亲朋好友。

也希望自己真正在有一天可以从容的说出那句话:

大贤虎变愚不测,当年颇似寻常人。

 

所属分类:博客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
    ×